义勇侯吴兴与吴圣天妃

 
  欢迎光临!
账号:   密码: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 >> 义勇侯吴兴与吴圣天妃

义勇侯吴兴与吴圣天妃

2013-06-29 16:20:17 来源:莆田吴氏在线 浏览:7530

义勇侯吴兴与吴圣天妃

        历代治水功臣简介

   吴兴(646709),唐代治水英雄,莆田北洋平原的开拓者。唐永昌元年(689),吴兴随父如闽,够择居莆田华岩下,即今城郊洋西村。

   唐建中(—说唐神龙)间,吴兴捐家资在杜塘(今溪白村白杜池)引延寿溪水南入沙塘阪;建延寿阪堰以尽水利,并开挖大小沟渠60余条疏导溪流,建涵洞60多处以减缓水势,使北洋上万亩农田受益。为防止洪水成灾,他又在陂口开出两条渠道。其中,南流至芦浦(今荔浦村)的称“长生港”,北流至陈墩以下各村的称“儿戏陂”。

传说吴兴筑陂时,曾与一潜伏溪潭中的恶蛟搏斗,毅然持刀斩蛟,保住堤防不被冲毁,终因伤重力尽身亡。

   吴兴性慷慨,急公好义,人称吴长官。里人景仰他殒身不恤的精神,感念他兴利除害的功德,就地建亩祭祀,遂称其殒身之溪潭为“吴公潭”。(在今龙桥村)北宋微宗大观三年(1109年),郡守詹丕远奏赐庙额“孚应”。南宋高宗绍兴十九年(1149年)郡守陆奂又奏封为义勇侯。孚应庙初名吴长官庙,庙址在今城北泗华村古峰上,今为吴兴纪念馆。

                                                    (录自《莆阳水利功臣谱》)

                 “义勇侯”吴兴与生年事迹考

  义勇侯吴兴,号长官,以塍海为田,建延寿陂,并为悍陂而献身,被南宋刘克庄在《以勇普济吴侯庙记》中称为“其事与李冰、周处,相望于史册”。盖其修水利之功与战国时修都江堰的李冰相齐,斩蛟事迹又颇似晋代的周处。

  唐时,海水入侵至使华桥,高阜成卤咸地,吴兴捐资修水利,塍海悍潮,堰溪溉田万有余顷,大为民利。又愤蛟(水兽)坏陂,穷穴除害,壮烈殉身。其事迹传颂千载,志书备详,前志有词赞其“捐家资兮千亿,堰溪流兮分陂,变斥卤为膏垠兮,粳稻离离”。今人收藏有唐代所铸的“吴兴斩蛟”钱币,果真是实,足见吴兴事迹在唐代的分量。

  吴兴筑陂的时间有二说。《八闽通志》和县志采用的是《唐书·地理志》和南宋的郡志的“唐建中”说;府志采用的是北宋郑褒和南宋刘克庄的“唐神龙”说。刘克庄在《义勇普济吴侯庙记》中驳斥了南宋郡志的“唐建中”说,而以北宋淳化间郑褒的《吴兴传》为据,持“唐神龙”说,南宋陈谠在《莆阳比事序》中亦批评“旧志建多疏略”,所以李俊甫在《莆阳比事》中也采用郑褒的《吴姓传》和吴公庙中历代碑记的“唐神龙”说。以南宋莆田藏书丰富可供比较资料的情况,被宋理宗誉为“史学尤精”的刘克庄持“唐神龙说应是可信的。而《唐书》编写组中虽有泉州人吕夏卿,但《唐书》疏漏难免,后人已有微言。

  吴兴建陂宋于何处?延寿陂宋时已不存。志书称建陂于杜塘,是否白杜塘?但陂建于白杜和塘边(今属西天尾溪白村)之间应无疑。或以为使华陂前身是延寿陂,而《县志·舆地》卷二“使华陂“条已点明:使华是位于唐吴兴开凿的长生港古基上。

  关于吴兴的生平,后世莫详而传说不一。刘克庄已否认了吴兴是莆田县令的说法。今存明、清吴氏族谱以为吴兴未成家室,或以为吴兴无后。刘克庄在《义勇普济吴侯庙祀》中说“封配叶为昭惠夫人”是吴兴有成家立室的证据。李俊甫《莆阳比事·卷一》的“乌石官职:莆阳朱紫”条中列出“魏塘吴,义勇侯兴之后”,是南宋时确认吴兴有后裔的证据。

  吴兴是治水英雄,人民世代纪念他。早在他斩蛟殉身时,人们就在吴公潭边岸上建庙纪念他,即后人称的吴长官庙。宋大观三年赐庙额“孚应”,绍兴十九年封“义勇侯”,淳祐间加“普济”。宋宁宗嘉定、宋理宗端平年间寝殿、前殿、官厅、门庑和揭表于官道。明、清两代庙均有重修。原宋代瓜楞石柱等构件均予保留,吴兴在西洙的裔孙又鸠资依旧重修了吴公庙,重憺叠架,保持明清建筑风格。

  关于吴兴生年事迹的确定,我们经过多年的考证,收集了大量历史资料,反复推敲研究。首先,搞清延寿陂成建的确切年代,是重要的一环。其次,搞清吴兴与吴祭“从兄弟”关系也是必要的一环。现将我们的看法分述如下:

(一)   关于延寿陂成建年代

   吴兴的生年与延寿陂建陂年代密切关联。延寿陂在北宋初,因莆田人郑御史改建为使华桥而不复存在,导致南宋至今近800年来对延寿陂成建年代有两种记述长期并存于文献史志中。北宋淳化间莆田人郑褒作《吴兴传》南宋著名史学家、诗人刘克庄作《义勇普济吴侯庙记》及《后村大全集》,南宋莆田人李俊甫作《莆阳比事》,陈谠作《莆阳比事序》,各名家著述均记载延寿陂于唐神龙中。清道光《福建省志》、《兴化府莆田县志》、《莆田水利志》(下称三志)也清清楚楚记载延寿陂建于唐神龙中。而明《八闽通志》、《唐书·地理志》、清乾隆《莆田县志》及今编县区志另记载延寿陂于唐建中时。史志对于历史上古建筑物成建年代的不同记载,前后相差80多年,况且该建筑物早在900年前不复存在,至今确实难以判明上述二种记载有真伪。既然北宋、南宋及清代的史志书中都有记载延寿陂建于唐神龙中,我们由此人懂延寿陂成建于唐神龙中,完全符合历史资料中的一种记载,也不是空穴来风的。

  不但有上述三志记载延寿陂建于唐神龙间的史料可证,在《福建通志·吴长官庙志》中,还保留有南宋刘克庄《后村大全集》的记述:“作陂在神龙间,非建中:侯实主陂事,非宰邑也。”在吴兴庙保存的历代庙碑中,也均刻记有延寿陂建于唐神龙中的事实。吴兴派下洙水吴氏族谱载:“兴公,宇起祖,号长官,行十三,生于唐太宗贞观(646)丙午九月初五,卒不详。”

  延寿陂成建于唐神龙年间既有许多史书记载,又有谱乘、碑刻的印证,是完全可以确认的。由此推论,吴兴生年应在唐神龙(705707)之前。

(二)   关于吴兴建陂事迹

   吴兴能举家自福州徒居莆田,年龄应不少于30岁。吴兴入莆田之初,应该还不可能主持建陂。吴兴先是在华岩山下开设延寿教馆(延寿溪因而得名),收生徒教授;继而在延寿溪开建长生港埠,经理延寿溪上下游的船务、商务。在建陂之前,又到仙游县兴角山拜师学习道学、地理、水利之术。吴兴经历这三件事,没有20多年时候是不行的。建筑延寿陂并开挖北洋平原62道水沟,工程浩大,非一人一家所能为之,非有丰厚的家资是不行的,非在当地有较高的威信也是办不到的。假定吴兴30岁如莆田后不久就主持建陂,作为一个外籍人,如何取得当地人的信任,如何有巨额家资,又如何掌握当地地理水文的详情?

   吴兴经历开设教馆、开建长生港、拜师学艺后,有众多的门生亲缘,有丰厚的家资财力,有箭精通水利之学,届时吴兴年已五六十岁,二子及孙辈均已成年,有较多的帮手,吴兴主持建陂一事才合乎情理之中。所以,我们推导出吴兴事建延寿陂时的年龄应在5060岁之间。这与明代莆田洙水吴氏族谱的记载基本吻合。

 当然吴兴穷穴斩蛟龙,这是被神话的传说。这个传说应在吴兴卒后数十年才遂渐形成的,吴兴的形象也被遂步年轻化了。莆田民间俗语中有“被蛟龙拖走”之说,又把山洪暴发比喻孽龙出穴,把山洪暴发时山坡形成的一道道水痕称作“龙爪”。吴兴因建延寿陂而英勇殉身,民间中关于吴兴穷穴斩蛟龙的神话传说,有很大的可能出于这样的典故。吴兴卒后,约在唐玄宗年间(712756)族人于华岩山下建吴公祠奉祀吴兴,唐建中贞元间吴凑为福建观察使时,奏准乡人改吴兴祠为吴公庙(即今吴长官宫庙)吴兴穷穴斩蛟龙的事迹到了唐建中时,应当已经定型了。宋微宗大观年间(11071110年)地方官使为了教化邑民,把吴兴斩蛟一事,上表朝廷,以求皇帝敕封为神,这跟北送皇帝崇尚以玉皇大帝为主神的道教不无关系。

                                                    (录自《莆田吴兴宗谱》)

水神吴公与吴圣天妃

   自唐代以降千百年来,莆仙人民尊奉吴公即义士吴兴与其妹吴嫒为治水英雄。

延寿陂、木兰陂未建之前,延寿溪、木兰溪、兴化湾溪海之水,咸淡不分。涛涛海潮溯溪而上,直涌到距今入海口近百里之远。溪水无拦无畜,遇洪则泛,海潮上涌横流,遍地皆咸。“海神与”河伯“经常在这里交锋,无论谁占上风,都是莆田人民遭殃。那时,兴化平原这块宝地:只有蒲草,不长禾苗”,一片荒芜。于是莆田民间把山洪暴发和海潮侵袭称为“孽龙”作孽,老百姓一直在前赴后续、不屈不挠地进行征海治水的“降龙”战斗。

莆田人民敲响的“降龙”战鼓,从唐贞观元年(627)以后,一阵紧比一阵。开始人民采取凿塘储水来灌溉农田的办法,在平原地区先后开凿了诸泉、永丰、沥浔、横塘、国清,太和等大水塘,最大的可都很有名气,被《新唐书·地理志》所收载。但是水塘畜水有限,远远满足不了农田所需。明弘治《兴化府志》载:“吾莆论水利······自唐长官吴兴筑海为堤,以开北洋之利;及唐观察使裴次元筑还为堤,以开南洋之利”。

唐中宗神龙年间,莆田义士吴兴在离城北七里的杜塘,埭海筑堤围田,并在延寿溪下游,叠石建筑延寿陂。灌田数万亩。这是莆田人民筑堤阻潮,利用溪水灌田的开端。传说当年吴兴围海筑陂,连年丰稔,延寿溪有一巨蛟屡屡作崇,还埭溪陂常被恶浪冲决。吴兴决心如水斩蛟,他提着刀对众人说:“溪流清,蛟死;溪流赤,则我死矣!”他跳入水中与蛟龙搏斗,三日后,吴兴所提的刀出现在延寿陂下游今吴江村境的泥淖之中,后来这里便名为“吴刀”。吴兴血染延寿溪,溪水为之变赤,血染于桥上,后来桥名“赤桥”。吴兴舍身斩蛟,保住了埭田。为了纪念英雄,人们把吴兴与蛟龙搏斗的地方命名为吴公潭,乡人在潭边立庙奉祀他,初名吴公祠,宋代封吴兴为义勇侯,赐庙额“孚应”, 孚应庙有称“吴长官庙”,俗称吴公庙。莆田自古就有端午节赛龙船的习俗。旧时北洋平原各地新造的龙船都要到吴公庙举行下水仪式,俗称“请水”。从农历五月初一起,各地龙船陆续划往吴公庙前的吴公潭,一路上锣鼓声鞭炮声喧天动地,男女老少争相观看。龙船齐集吴公潭,各村乡老率划船健儿备办三味五果六斋、炮烛香火到吴公神前拜祭。礼毕,插上各色旗帜为标志的龙船在吴公潭上展开竞赛。旧志书载有邑人刘克庄“穆将下兮逶迤,驾龙舟兮建云旗”的诗句,生动地描述当年吴公庙前龙舟竞渡的盛况。

吴公名兴,据莆田吴氏族谱载,生于公元646年,卒于公元709年。唐永昌元年(689)随父入闽,择居莆田华岩下(今九华山陈岩下之洋酉村)。吴兴性慷慨,急公好义,人称“吴长官”。吴公之胞妹吴嫒,自幼天资聪慧,及长知书达理,才华出众。她跟随兄长在延寿教馆授业期间,时见延寿溪上游山洪暴发,深恶孽龙祸害百姓,决心驯服溪洪为民造福。兄妹俩遂弃馆赴仙游兴角山拜师学道,修习天文地理,阴阳历算,探究治水之法。吴嫒还刻苦修习巫医,精研针草治病之术,用以治病救人,深受当地民众崇敬。因其精通道法,医术神奇,人称“神姑”。

唐中宗神龙年间,吴公兄妹应百村父老之情,拜别师长下山,捐家资率众筑杜塘堤以悍海潮,建延寿陂以通水利,遂使莆田北洋平原初步形成万顷沃壤。在塍海垦田丶兴修水利的艰苦岁月中,吴嫒与兄长并肩战斗,成为吴公的得力助手。当吴公奋勇与恶蛟搏斗时,她又以神针射刺巨蛟交目,力助兄长斩蛟。吴公壮烈牺牲后,她化悲痛为力量,继承兄长遗志,继续孜孜不倦致力于治水事业。故老相传她在兴泰山区修筑了数十处山塘水坝,兴角山麗今存鞭山坝遗址,就是吴嫒当年率众修成的。当时要在溪谷山间引水灌溉梯田,必须垒石筑坝,但因山高路险,运输不便,人力难为。传说吴嫒巧施道术,祭起神鞭驱动巨石滚动至坝基处,源流不断供给石材砌基,筑坝工程终于顺利建成,当地百姓无不感到万分神奇,于是人们把这道山间堤坝称为鞭石坝。吴嫒还在北洋平原的尊贤里、仁德里、兴教里(今西天尾镇、梧塘镇一带)直到望江里(今涵江哆头一带)凿塘筑坝,惠及四方百姓。传说吴嫒最后一次上兴角山采药,坐在一座石床上闭目养神时,周围百花齐放,蝴蝶纷飞,她便在此刻化蝶升天了。

为了纪念吴氏兄妹治水济民的不朽功绩,宋淳祐年间朝廷加封吴公为“义勇普济侯”妣叶氏为昭夫人,封吴嫒为“天妃”,民间尊称为吴圣天妃。俗称吴妈。千百年来,闽中兴化地区的兴泰山区包括古兴化县游洋、常泰、广业里以及莆田北洋平原的广大乡村,乃至闽南、台湾等地都建有吴圣天妃庙,俗称吴妈宫,人民将她和吴公一起尊为水神来奉祀。城北古峰山上之孚应庙,民国二十六年(1937)由西洙吴氏裔孙发起重修,上世纪七十年代文革期间旧庙被拆毁,1年西洙、上林、延寿等地热心信众集资重建,重建时仍保留大量历代遗留的石柱等古建构件,庙宇仍保持明清建筑风格。前殿祀吴公,后殿祀吴圣天妃塑像。今吴公庙开辟为莆田市吴兴纪念馆,莆田市吴公庙又被民间奉为吴圣天妃祖庙。吴兴吴嫒这两位古代治水英雄的伟大功绩将永远铭刻在世代莆阳百姓心中。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